首頁 | 中國計量大學 | 聯系我們
當前位置: 首頁 > 信息服務 > 高教信息 > 正文

代表委員談建設一流大學:大學要回歸育人之本

編輯: 作者: 時間:2015年03月18日 訪問次數:

  大學要回歸育人之本——代表委員談建設世界一流大學

   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“建設世界一流大學”。到底什么樣的大學才是真正的世界一流?中國大學距世界一流還有多遠?未來還要抓好哪些關鍵點?今年兩會,這些問題成為代表委員熱議的焦點。

  一流大學要有一流學生、一流師資

  記者:什么樣的大學是真正的世界一流?中國大學的差距有多遠?

  蔡達峰:從根本上說,評價一個國家是不是有一流大學,核心標準在于這個國家是不是世界上重要的人才強國。這個“強”既是形容詞,也可以理解為動詞,就是人才讓國家更強大。世界一流大學不能光看排行,還要看它為國家提供了什么,如果還沒達到這個要求,即便我們出了一兩個諾貝爾獎,或是有了排行榜上的一流大學,對國家來說意義也不大。因為它們還不能充分體現大學的功能。具體到一所高校而言,很難找到統一的評價模式,但有些基本的東西是公認的,比如要有一流學生、一流師資,然后再說一流設施。一流師資方面要看能不能吸引世界上最優秀的教師,一流學生不能以分數評判,而要從學生的好學精神、求學能力等判斷。從這些角度來說,眼下中國高校的差距還是很大的。

  閔維方:我心目中的一流大學既是傳承人類文明的典范,也是探索未知世界、進行科學研究的前沿;既是真正能夠培養拔尖創新人才的基地,也是能夠匯聚各學科世界領軍人物的高地;既是服務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機構、推動國家實現從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發展的重要力量,也是促進世界各國人民相互理解、交流和友誼的橋梁。不得不承認,盡管“985”工程已經啟動了十多年,但我們的高校仍與世界一流大學存在很大差距。

  談“世界”“一流”太多,談“大學”還不夠

  記者:制約我國大學向世界一流大學邁進的障礙是什么?短板又在哪?

  龔克:現在我們談“世界一流大學”的時候,談“世界”“一流”談得多,談“大學”的根本任務、基本職能不夠。比如,我們現在拿論文指標來衡量時,往往把專門的科研機構跟大學一起比,這樣的指標根本沒有針對性。要衡量一個機構,必須緊扣最根本的內容,比如衡量一支軍隊,戰斗力是根本。

  現在中國大學最大不足是務本不夠。這個“本”,就是立德樹人的根本。我們的大學功能多樣化,有教學、科研、社會服務、文化傳承、國際交流等。但要牢記,所有這些的基本中心,就是要“以學生的健康成長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”。但中國大學把人才培養工作看窄了,看成是教學工作,并把其他工作跟它并行起來,忽略了學生作為一個人的全面發展。我們學生的主體作用,無論是在學習活動,還是在參與學校管理方面,與世界優秀大學相比,都有非常突出的差距。但這樣的差距,往往被一些表面的文章數、引用數、擁有博士學位教師比例等所代替。

  閔維方:我國高等教育的現狀是大而不強、質量不高,導致一大批優秀青年人才都流向了國外。沒有大量拔尖的高水平人才,我們很難在尖端科技方面領先于世界,實現真正的創新驅動發展,進而滿足服務產業升級和經濟增長轉型的需要。

  再來談談軟指標。一流大學需要一流的辦學理念、大學精神和校園文化。目前,我們對一流大學應有的良好學術風氣與精神、應有的優秀大學文化關注不夠。大學應該有一種精神,有寬松活躍的學術氛圍,使人們能在這里對真理進行執著的追求,使大學能通過不斷的人才培養和知識創新、理論創新去引領民族精神和社會進步。

  建設世界一流,須咬住“育人”不放

  記者:建設世界一流大學,中國大學還要走好“哪幾步棋”?

  龔克:要建設世界一流大學,必須咬住“育人”不放,不能為那些膚淺、表面的東西所蒙蔽。如果真正把這個“本”做好了,把學生的創造性激發起來,一些指標也不應該差。我們往往把高等教育的各種功能并列著講,把人才培養看成是好幾種功能的幾分之幾,我覺得這樣的定位,影響了我們的大學真正作為一所大學向著一流邁進。我特別欣賞清華大學曾經提出過一個“優勢轉化戰略”,就是把學校的各種優勢,學科優勢、人才優勢、科研優勢、社會服務優勢都轉化為育人的優勢。高校改革的方向也要朝這去,要把學生當主體,激發學生學習、教師育人的積極性,建立起面向現代化、面向世界、面向未來的育人體系和評價標準,而不是在表面上做文章。

  蔡達峰:建設世界一流大學,師資至關重要。所有的世界名校里,教師和學生構建通達有效的溝通,是最基本的要求。但我們現行的教師評價系統,過分重視對教師科研成果的評價,忽略了其在人才培養上的投入,導致教師將完成最低任務作為課堂教育的指標,大部分精力投入在學術研究上,極大地影響了教育質量。爭創一流的目標無可厚非,但關鍵還是要轉變利益導向機制,引導教師做好本職工作,提升大學的教育功能。

  閔維方:世界一流大學的核心是學科建設。我們必須處理好基礎學科與應用學科、冷門學科與熱門學科、長線專業與短線專業、自然科學學科與人文社會科學學科的關系。在人才培養過程中,要處理好德育為先與全面發展的關系,個性化教育與社會化教育的關系,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的關系。要根據當今世界科學發展既高度分化又高度綜合的對立統一趨勢,在專業教育中處理好“寬口徑”與“專門化”的關系;在學科設置中處理好“綜合性”與“突出學科特色”的關系。(記者 鄧暉 晉浩天 徐暢)

上一篇:教育時論:政府工作報告釋放了哪些教育政策信號
下一篇:教育部: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進教材